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新闻头条 > 正文

泸州至遵义明年建高铁,连接仁习赤,时速350公里

2019年06月11日   来源:贵州改革     访问次数:0

       近日,泸州市交通运输局传出消息,蓉遵高铁泸州至遵义段项目已纳入四川省“十四五”铁路建设规划调整,现已协调中铁二院启动项目工可(工程项目可行性)报告编制工作。

       其实,早在今年1月,就有记者从刚闭幕的赤水市“两会”上确认:泸州至遵义高铁建设方案已获国家同意,拟于2020年开工建设。今年4月,川黔两省发改委(铁建办)在贵阳就泸遵高铁项目推进有关问题正式进行了座谈研究。

       蓉遵高速铁路泸州至遵义段项目是成都至贵阳高速铁路通道的重要组成分。

   

       按照此前设计,项目北接川南城际铁路,起于泸州城北高铁枢纽站,经龙马潭区、江阳区、合江县、赤水市、习水县、仁怀市,止于遵义市遵义东站,设置7个车站,分别是泸州北站、泸州站、赤水站、习水站、仁怀站、毛石站、遵义站,拟接规划的遵义至贵阳高速铁路,设计速度350km/h,全长约241公里,其中泸州市境内54公里,遵义市境内187公里,估算总投资351亿元。

       虽然线路不长,但这条高铁地位却很微妙。

       泸遵高铁连接了贵州的遵义市和四川泸州市,两城市都是赤水河上的美酒之都,这里出产了茅台、郎酒、董酒、习酒等名酒。

       泸遵高铁沿途经过了贵州的赤水市、习水县、仁怀市,这对赤水河地区的经济发展、旅游发展和人们的出行来说,都有着重大的影响。

   泸遵高铁通车后,从遵义出发,不到一个小时就到达了赤水市,而赤水是遵义旅游资源最集中的地方。可以预见,这条高铁修通后,赤水和习水的旅游将得到井喷式发展。

       当然,这条铁路的意义绝不仅限于此。泸遵高铁还涉及到了成都、重庆和贵阳的铁路博弈。

       2014年,贵广高铁开通,贵阳到广州的最快时间短缩短到4小时,这条高铁给西南铁路布局带来了深远影响。2016年,沪昆高铁开通,这意味着西南地区将和全国紧密联系在一起,同时贵阳成为了西南地区重要的高铁枢纽。

       面对新变化,成都和重庆也开始马不停蹄地谋划自己的高铁地位。两座城市都设计了连接贵阳的高铁,以达到和珠三角紧密连接的目的。2018年,重庆到贵阳的渝贵快铁开通,这意味着重庆成为了珠三角到大西北的大通道枢纽。

       面对重庆的动作,成都方面赶紧上马成贵高铁,力图将成都到贵阳的时间缩短到3小时左右。从2013年到2018年的5年间,伴随着贵广、沪昆、渝贵快铁的开通,西南地区和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的联系更加快捷了。但是成都和重庆的竞争并没有结束。

       由于渝贵快铁时速仅200,重庆方面又规划了新的渝贵高铁,时速为350公里,届时从重庆到贵阳的时间将压缩到1小时,到珠三角最快可以压缩到5小时。这对成都来说是一个严重的挑战,从空间距离上来说,成都离贵阳更远,而成贵高铁的时速只有250公里,且在云南地区出现大幅度的绕弯现象。

       为了能够在这次建设中占据先机,成都方面选择了一条到贵阳更近、建设时速更快的线路,泸州到遵义恰好处于这条通道上。

       在泸州方面,有川南城际铁路连接成都,在遵义方面,可以利用重庆到贵阳之间的线路,连接贵阳,如此,便可以做到少花钱的同时,新开通一条新的大通道。

       成都和重庆的竞争,让贵州得到很多利益,许多线路将会从贵州境内通过。当然,这也得益于贵州抢占贵广高铁在前,如果错失贵广高铁,重庆完全可以修建绕开贵州直达广州的高铁,这会让贵州继续边缘化。

       所以,泸遵高铁的修建,对于贵州来说,算是一次博弈中的小胜利,因为一下子解决了遵义西部的交通问题,对于遵义来说,算是一次大胜利,而对于泸州来说,也是对宜宾竞争中,为数不多的一场胜利。

来源:贵州改革

(责任编辑:李霞)

相关新闻

评论